人总要学会在深夜跟往事和解,晚安即释怀

2017-3-5 豫北帝王

每个深夜都是矛盾体在释放,忍住了,你是天使;忍不住,你是恶魔。

 

圣诞结,嗯,我没写错,不是圣诞节;

有些事,解得开,是结,解不开,是劫;

对于橘子来说,似乎每一场喧嚣的节日,都像是形单影只煎熬的渡劫;

热闹是别人的,她什么也没有,就像奶茶歌里唱得“一群人的狂欢一个人的孤单……”

 

快两年了……时间这个狡猾的骗子,所有一切掩藏的毫无痕迹,伤痛仿佛快要被治愈,却又慢慢衍生着新的伤痛慢慢入侵,像个后发制人的突击者,毫无防备,瞬间击杀,随之崩塌。

 

我一直以为,她笑得那么开心,一定从病房走出来了。原来,坚强,不过是温柔生的茧。

 

平安夜,很多朋友邀橘子出去嗨,看电影、蒸桑拿、飙车去外滩、K歌、吃饭…后来她统统推掉,说回家陪父母。本以为回家了就能好一些,可是敲门没人应,自己拿钥匙开门,家里空无一人…憋了一天的情绪仿佛找到一个泄洪口,一下子爆发,然后再也守不住。橘子又掉眼泪了!!甩掉背包、脱掉棉衣,跑进房间坐地上就哭,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多委屈,哪来这么多眼泪…这个平安夜真的平静又安静……

 

或许,她没有走出内心的阴霾。一到深夜,橘子就会释放自己的恶魔,变成另一个自己。我问,她只说没事。后来,我装作知道,又装作不知道,静静的看着黑夜沉沦的另一个橘子。只是,夜尽天明,她若无其事的样子,真得好令人心疼。

 

前任和她说:“在我们的事情上,确实错在我,那么优秀的你,该过好的生活。我希望你好,也希望有那么样的机会以最最最好朋友的身份照顾你陪着你!”

 

看着橘子的记录,黄莲味的心酸缱绻在舌尖,吃了大半个橙子,嘴里还是觉得有些涩,就像你听见有一个异性对你说“你是个好人”一样。

 

我们诚惶诚恐,我们小心翼翼,我们毫无保留,却不一定就能把爱,变成相爱。如果这一次真得背过身我们不再遇见了,那我希望我们可以面对面再背对背,永远不留遗憾,一生山高水阔。只是,后来,我们都甘愿被生活凌迟。

 

大道理,橘子都懂,只是安慰别人的话劝不了自己。橘子说,我不怪他,我也不会再需要他。可有时候,你会觉得谁都可以,又觉得谁都不可以。

 

就像曾经的那段日子

“早”,“晚安”

一天,甜蜜的开始,幸福的结束。

后来,只有冷冷的早晨,

没有了夜里的温暖。没有了晚安

后来,再也没有了后来

 

我们熟悉的习惯,突然被抽离的时候,你会觉得少了什么,可又说不出是什么,只知道,有一种空落落,让自己夜夜辗转难侧。

 

就像等得公交没有按时来,点得外卖拖了一刻又一刻  

 

 

我们都像是上了桌的赌徒,从未想着输着离开

我们不是在逞强,只是忘记了怎么软弱;

于是,夜里,都变成了自己的吸血鬼。

 

橘子,记得,难过的时候,嘴里含一颗糖

 

你的眼睛,辣么好看

适合装下所有深情

 

你的鼻子,辣么好看

适合闻爱情的味道

 

你的手,辣么好看

适合牵着到老

 

你的耳朵,辣么好看

适合听上一生的情话

 

脱缰的马不是好马,宝马跑了,你会有奥迪的

深夜,是和往事和解的咖啡屋,晚安即释怀

评论(0) 浏览(8)

梦里蝴蝶梦外飞

2016-3-7 豫北帝王

夏日的暖风飘过窗棂,漾起了百合窗帘的波动,很曼妙,屋里还有一串紫色风铃,风里,节奏有些乱,但是,依然很悦耳。母亲面对着白色的墙壁,尽管色彩很单调,但是,她的神情依然很悠闲。

墙角的电视机静默着,每天的这个时间应该是她对电视机的访谈时间,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喃喃自语。可是,今天她没有。她早早的吃过了早饭,把房间细心的打扫了一下,然后就坐在细软的床上享受日光浴。

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她的脸上立刻洋溢起了微笑。每个周日的上午,她都会耐心的等待着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然后锁孔会被转动,走进来他的儿子。

可是,今天脚步声却沿着楼梯向着更高一层传导过去,当然也没有传来锁孔被转动的声音。不过,她依然面对着白色的墙壁神情悠闲着,那悠闲里充满了自信。

这时,楼梯上又传来了脚步声,不过有些杂乱,显然是几个人在一起上楼。她侧耳倾听着,有点叹息。突然,锁孔里传来了被钥匙转动的声音,等她回过头去的时候,一身休闲的儿子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手里照例拎着一些水果。

‘’你看你,又买水果,上周的还没有吃完那。‘’

她的语气当中充满了嗔怪,但是,还是微笑着接过了水果,麻利的把它们放好。

儿子笑了笑,‘’你看你这老太太!‘’

母子俩相视一笑,脸上洋溢着从窗外飘进来的阳光,又一阵清风拂过,紫色风铃更加悦耳。

他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腿脚不太灵便的母亲沿着楼梯走下楼去,还好,只是二楼,这是他精心为母亲挑选的楼盘,挑选的楼层。因为母亲喜欢安静,所以,这里距离市区比较远。

母亲的手很粗糙,乡野里的那些农作物都曾经顺着母亲的双手找到它们最合适的位置。他能有今天,这双手功劳不小。

‘’去公园怎么样?现在公园里的花开的正好。‘’他好像是在询问着母亲,又好像早已拿定了主意。

‘’那就去公园!‘’显然母亲没准备拿什么主意,儿子说了算。

于是,儿子便搀扶着她向公园的方向缓慢的进发。

有车经过的时候,儿子便习惯性的用身体护住母亲,所以,只要儿子在,母亲从来都不用思考怎样躲避车辆。

公园不太远,他们很快就到了,花开的正好,姹紫嫣红的,夏风也似乎陶醉了,带着花香,一路漫步。

儿子的手机突然响了,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母亲根本就没有听清,只听到儿子对电话那头叮嘱着,‘’张秘书,你好好安排一下吧,我下午回去见他。‘’然后,电话就被他迅速挂断了。

‘’有事你就快回去忙吧!‘’母亲催促着。

‘’现在你就是我最大的客户,其余的等我忙完了再说!‘’儿子搀扶着她的手似乎更紧了一些。

‘’快回去吧!‘’母亲又催促他了。

他瞪了母亲一眼,什么都没有说,母亲便乖乖的不再说话了。

阳光下,母亲的脸上跌宕着花儿的芬芳。

一只紫色蝴蝶在花丛中翩翩飞舞,似乎在寻找一朵它最喜爱的花朵,然后,幸福着落。

母亲突然想起了往事。

那也是一个夏日,斑驳的墙壁上同样有一只紫色蝴蝶在有节奏的振动着翅膀,它是随着夏风飞过窗口落在墙上的。儿子的眼睛里充满了欣喜,于是,屋子里,母子俩便一起蹑手蹑脚的走向蝴蝶,儿子灵活的小手一下子便按住了那只紫色蝴蝶。就在这时,儿子胖乎乎的小手又迅速抽离了,紫色蝴蝶在屋子上空盘旋了一会儿,便从窗口飞了出去,斑驳的墙壁上留下了鲜血,那血,红的有些刺眼。那是儿子右手留下的,原来,墙上别着一根针。她心疼的抱着撕心裂肺痛哭的儿子,儿子的眼睛依然留恋的看着窗口。她流着眼泪嗔怪着自己……

她抚摸着儿子的右手,‘’还疼吗?‘’

‘’老太太啊,要是能疼这么多年,我早就残废了!‘’

儿子微笑着,似乎是对当年记忆犹新,但是,记忆犹新的并不是当年的疼痛。

‘’妈没照顾好你啊!‘’她怅惘的叹息着。

‘’可是,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儿子显然是信心满满的。

他探身向前,想要去捕捉那只紫色蝴蝶。可是,他却被母亲拉住了。

母子俩相视一笑。

那只紫色蝴蝶依然停在那朵花的上面,似乎那是它幸福的港湾。夏风带来了轻盈,它的翅膀轻轻的振动着,仿佛它有故事,弥漫在花香里……

评论(0) 浏览(8)

红尘陌上雪,散落随花开

2016-3-6 豫北帝王

红尘陌上的花开。似比相见又恨晚的聚散,相遇过早前方的路人,便会成为身后的过客。相识过晚倾城清风的颜美。便会与你擦肩,来不及仰望。说不出再见,从此山隔一河。却天涯此岸,回眸仰望已是曾经沧海,百花残月之冬。相遇有缘,离花漂过。景色的相遇正如那份。一直落在思念里的寒冬,无论冰川怎样刺骨。雪花怎样漂过,一颗执着的心。一直苦苦寻找。天暗未明微落的天空却被大雪覆盖,热血的少年。曾经的意志,却从未止步。从春天到寒冬。从寒冬到天荒,一直守护着这份。从未揭开的思念。  
                                                                                    

——题记
 

红尘相遇,年华已老。岁月花开多少不在,古往今来相遇是一件既微妙。而又神圣的事情,红尘的情网中。有前者因聚散而离开,后者才因前者的离开。而深深的相遇,曾经有人说过。有缘份相遇的人。无论彼此绕开多大个圈,也会在某个不经意间。彼此依然可以重逢相遇,其实这种故事。只是说说而已。故此,却有很多人相信。从而走进缘分的刹那。

 

世间的感情,仅隔着一道距离。有些感情因距离而变得美好,有些美好因为距离。鼓励了彼此,才会让前进的路。充满了阳光照进了幸福。温暖了彼此,不过有时候。距离真是一把,验证感情的时光机。故此,有人因它而坚持。因为相信熬过了距离。剩下的便是春风,有人因它而离去,因为相信前方的未明。故此半路匆匆离去,

 

故年走远,人故未来。走过一段是相知,走过一年是相交。在生命中,有些人一起走。在年华中,有些人分开走。在相遇的渡口,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没了,有些陌生人。走着走着就在一起了,有些人我始终不知道。会在哪里相聚,又会在哪里提前离开。生命的短暂,相遇的珍惜。所以相遇就是缘,相识便是份。生命中。时间是一场盛宴,爱情是一场坚守。时间走过的雪月,是年华似水中。那一曲独听静好,爱情是一场相遇。一场落花,同样是一场聚散。人生因情而美。岁月因爱而坚守。

 

陌上花开,隔桌花夜。一雨芳年,相遇的竹叶。刻写着一一路走过的青苔,时光雨下。散落一地落红,那景,那月。正如初好,一丝寒风袭来。碧玉含羞的清风,凝固了月下。送走了独夜,留下了一丝静好。

 

年华依旧。散落曾经,你说雨中的风。是你曾经追逐的梦,而冬天的雪。是你曾经散落的花,花开有别。言过其辞。多年以后,每到雪花飘落的季节。都会想起那个曾经的画面,既唯美而又纷飞。既伤感而又无言,一场大雪。一场落花,托清风捎去了思念。托无言凝固了沧海。托花开美丽了过往,时而雨。一路一花开,一路一菩提。今生的遇见,相逢的花开。

 

走过一段路,总会看一些风景。停留一段时光,总会留下一些故事。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知道每一个故事,总有一个美丽的结局。只是这个结局太过沧桑,也太过唯美,直至最后的散场,竞美得透露着忧伤。忧伤里散播着凄凉,凄凉里隐藏着无言。岁月中总有一场景,落在不经意的地方,人生中总有一场雪,漂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场散,一场缘。一场雪。只愿时光芬芳,落花静好。

 

人生的路上,总是一路走过。人生的感情总是,一路擦肩聚散。这个世间,总有人因懂你而停留,也总有人因误解而离开。对于一路走过而停留的人,我们心存感激。因为有共鸣。所以不会离开,生命的路上。红尘的渡口。总有一些人不曾深交。也不再打扰,却也一直都在不曾离开。只是时光仿佛将相遇。定格在彼岸与此岸的一角,从此隔了一个美丽的春天。

 

生命中一些风。一些景,总在岁月中,演奏的远去的故事,一些落叶。漂过枝头,随风飞翔,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回忆。不知道还能在岁月中展示多久,但我知道走过的路,一定会留下一些我们无法预料到的意外,预料多了也就习惯了。生命是如此。岁月便也跟着如此,走过时间的沧海。借往日那段无声的沉默,漂泊着属于自己的天涯。

 

流年的道别中,总有一段无法言辞的往诉。站在惜忆的尽头,数数奔赶过的黄昏,言出黄昏的每一季:静惜的落雨中,总带着这样或那样的心情,慢步独入那冰雨的清风里,感受着每一个季节带来别样的静好,

 

寒风吹过。陌上红尘,散落过往。

评论(0) 浏览(7)

爱,一直都在

2016-3-4 豫北帝王

她属鸡,他属猴,他们似乎总是在验证着那个“鸡猴不到头”的婚姻俗论。他们吵架,每次都很凶。很多次,周围的人甚至连他们孩子都认为他们再也过不下去了。但每次,他们的吵架就如同火山爆发,喷发后会渐渐归于平静。如此反复轮回,这一过,就是几十年,一辈子。
 

他们都老了。孩子们都成了家,不在身边。他虽然退了下来,但毕竟在外面跑销售这么多年,突然闲下来,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他伸手向管钱的她要钱投资,她坚决不给,并且理直气壮地声称家里没有多余的钱给他瞎闹。于是,两个人还是吵,不但吵,还翻旧账他埋怨她目光短浅钱用不到正地方,怀疑她把家里的钱都不知道用到了哪里。她说他疑心重,小心眼,说他老了老了还不消停过日子,瞎折腾……
 

从那以后,他见天的往外跑。虽然总和人做些无本薄利的买卖,谈不上利润回报,但他乐得逍遥。最重要的是不用听她唠叨,不用和她吵。
 

那天,她突发脑出血,没有抢救过来,走了。
 

家里再也听不见她的唠叨了,他才突然感觉这个家里寂静的可怕。他在给她收拾衣物时,在她的一件枣红色大衣里发现几张存款单。每一张存款单都是他的名字他数数总共六万他们俩儿都是平常的工薪收入,他无法想像,她是怎样在供读三个孩子、支付所有家用的情况下,攒下这样的一笔“巨款”留给他。
 

每次争吵的情景一幕幕闪现在他的眼前……他想起,每次在他们为钱吵架吵得很凶时,她都会和他说等她不在的那天就知道钱的去处了。他憎恨自己的疑心与小心眼,他憎恨自己因为她不常穿这件他为买的贵重的大衣而生气、吵架,甚至还说她天生穷命的狠话。
 

泪水崩然而下。
 

婚姻中乏味的日子是漫长的,在乏味与漫长的岁月中,默默地为另一个人,想到自己生命之外的遥远,这不是爱又是什么呢!

评论(0) 浏览(7)

励志

2016-2-28 豫北帝王

评论(0) 浏览(5)

我的生活明媚不忧伤

2016-1-15 豫北帝王

经历得越多,就越清楚人生很多时候不能将就。也许一时的将就能够带来一段时间的便利,但是总会在以后的某一天悔不当初。所以,我宁愿当下辛苦地追求自己想要的,也不愿意将就。我要给自己足够的阳光,好让我的生活明媚不忧伤。
 
经过一番比较,我最终选择了一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套间,虽然租金不便宜,交通也不算便利,但是房东是一位热心的中年妇女,给了我很多其他方面的便利,让我这个异乡人感受到犹如家人的温暖。
 
即使房间是租来的,但我还是在房东允许的范围内仔细地装饰这个暂时属于我的小天地。房间整体是让人舒适安心的暖色调,几件可爱小巧的装饰品点缀在房间的几个小角落,经过我亲手改造的二手家具也为这个家增添了几分暖意。

 
 
经过一天忙碌的工作,我每天都迫不及待地回到这个温馨的家,为自己做一顿简单又营养的晚餐,看一集热播的电视剧,或是看一本喜欢的书,睡前做一会儿瑜伽,然后进入梦乡,为明天的到来做好准备。周末休息的时候,我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做一些有营养的菜,和朋友逛街或到风景优美的地方游玩。
 
我控制不了天气,也不在乎窗外是晴是雨,但是我尽量给自己一份好心情,充实自己的生活,不能让自己有时间伤春悲秋,自怜自艾。愿我的生活明媚不忧伤,带着内心的阳光走过以后的晴朗和阴霾。

评论(0) 浏览(10)

留一卷书卷 寄予来年的我

2016-1-10 豫北帝王

风,轻轻地吹,吹醒了杨柳岸边的新芽,也吹醒了大世里的扰扰红尘。前尘如梦,过去的十几年不过眨眼即逝,恍然如烟;来世如雾,未来的几十年就好像被浓雾笼罩的群山,叫人不识庐山真面目。我只愿留一卷书简,记录年轻的我的过错,幼稚与迷茫,给来年的我,看看明年今日的我有什么罪过,去赎去年今日的欢乐。

                     时光里的我

雪,渐渐地落,遮掩了昔日青青遍野的野草,也遮掩了昔日春光里的欢乐。谁都知晓阳光里的欢笑,又有谁知晓阴影下的辛劳追赶?谁都喜欢认真乖巧的孩子,又有谁喜欢木讷愚笨的孩子呢?

都说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红花需要绿叶的陪衬才能彰显花的美丽,可能我就是那一片自作多情的绿叶吧!在我的眼中,我哥哥就是我追赶的目标,从小他的成绩就比我好,他的那股认真劲就是我姐也感到佩服,而且他一直知道他所要的是什么,从不迷茫。

可能是从小就好强吧,我不喜欢失败。在一次次的成长中,我努力地汲取着知识的同时,总是在有意无意之间,把我与哥哥相比,一次一次的失败,又一次一次的爬起,一步一步的在人生路上打滚。之后,我上了大学,却发现自己的人生失去了目标,在人生的道路上有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这不仅仅是我没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没考上自己喜欢的专业,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迷茫,更是没有了动力。

以前的道路,虽然艰难,虽然很累,但有我值得我努力的价值,就像被厚厚的雪压着的小草辛苦地等待冰消雪融,春回大地的那一天。可是,现在,过去的辛劳化作了流水,一去不复返,过去努力的动机,化作了一幅水墨画,成了记忆中最美好的场景。

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得意须尽欢。人生就是一个字,累。就像我以前追赶我哥哥一样,一次的胜利能换来无尽的欢乐,一次的放荡能换来无尽的闲言啐语。以前的追赶,到现在家人的闲言啐语,让我的心如新竹似的豁裂了外箨,一次次地换来了新生,却又被人活生生的扼杀。想象别人一样快意恩仇,却又有太多的放不下。
 


 

                         迷茫的我

喜欢看南方的秀气山水,山雨欲来的时候,浓雾笼罩,像一个绝色女子穿着白袍,带着白纱,以天为景,以地为台,跳一场惊人绝世的魅舞,触人心弦,让人欲罢不能。看着此景,感叹天地的造化的我,也从未想过,自己会陷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境况。

怀念小时候的无忧无虑,可以看着天穹的纸鸢在孩童们的手中起舞而欢笑;也怀念在初中,高中的埋头苦读,可以看着成绩不断起伏的淡然。不用像现在这样,满腹愁思,看着窗外的大好春光眨眼成了萧瑟的片片落叶,只能用手中的管毫,去描绘世间不堪入目的风景。 脑中的天马行空,心中的种种幻想,换来的仅仅是眷眷低语。有时我会想,我是真的喜欢写作吗?那为什么我不用我手中的狼毫,去描绘我的理想乡?那为什么我不用我手中的狼毫,去架构我的理想人生?我是喜欢一个爱写作的虚名,为钱而写的人吗?我想,不是的。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再傲,也还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自己的文笔并不是很好,只不过是在故作呻吟罢了,同时,也是在告诫自己,不要被厚雪压塌了自己的身板。

大道三千,我只取一条。可是,我真的喜欢读书吗?我真的很疑惑。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羞愧。这样,在临终的时候,他能够说:“我已把自己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的精力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这句话诠释了大多人生活的意义,也道出了我的心声。我认为,能为中华文化而奋斗是一件十分荣幸的事。

然而,光阴不再,我并没有在有限的时间里献身在书籍的海洋里,这让我很苦恼,也很困惑。这让我感觉我已不再是我,过去的我仿佛已随着青烟而消逝在天穹。

                           矛盾的我

或许我从未迷失,只是被眼前的迷惑了双眼。

一个专业,只是不敢去追求便要舍弃吗?渴望安静,就要不去奢求热闹吗?

我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只考上了一个三流的大学,我便以为我失去了在家里的话语权,不敢在父母的面前提起自己喜爱的专业。只是这样,我便要舍弃我的所爱吗?不,学海无涯,我学金融却并不意味着我要从事金融。我只是被未来迷惑了双眼,被吓得不敢前行,去寻找自己前进的方向。

孤独和寂寞,最近的一些著名学者好像都喜欢讨论这个问题,认为孤独和寂寞有着不同的含义。我孤独,是因为我喜欢一个人呆着,我寂寞,是因为没有人能够听懂我的高山流水。我渴望热闹,那样会显得我不那么的离群,我渴望安静,因为我不喜欢被人注视。

待来年,给光阴一场蓦然回首,浅笑安然,岁月静好,便是幸福。

待来年,为光阴醉酒离歌,花前月下,带着一份淡然,一份从容,便是成熟。

待来年,寄予自己一份书简,怀着一份笑容,感怀不老的青春,便是无憾。
 

评论(0) 浏览(9)

Powered by emlog 闽ICP备16003427号